闫冬梅 | 医者仁心 至诚至善

  奇妙银针
  现代社会,人们对于电脑的使用越来越多,日积月累也就患上了人们常说的“肩周炎”和“颈椎病”。入冬以来,笔者的肩膀和脖子也在随着天气的变化而隐隐作痛,有时痛的受不了,好似里面挂着个鱼钩,甚至想动个手术把它拿出来。

  前两天,在同仁堂奥克兰东区店碰见了闫冬梅医生,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扎了一针。没想到仅仅在手部扎了一银针,立刻就感觉全身燥热,一股热汗就冒了出来。接着就感觉全身舒畅,尤其是肩膀和脖子,顿觉轻松,真是应了那句话:“通则不痛”。从扎上针到僵硬的肩膀恢复舒畅清爽前后不到2分钟,不禁佩服中医的神奇和闫医生的医术之高明。

  随后,闫医生又按照不同方向检查了我的颈部灵活度,告之日后锻炼保养方法。并语重心长提醒“生命在于运动”,长期伏案工作需要适时起身做些伸展运动,预防高于治疗,预防才是最好的方法。

  中医世家
  和闫医生的攀谈中记者了解到,闫冬梅医生来自于中国河南,出身于中医世家,之前是河南省驻马店市中心医院中医科的主任医师,市医药学会特聘医学专家顾问。

  “我出生在一个中医家庭,到我这代已经是第三代,除了从小耳濡目染爱上了中医这行,在1974年还有幸被推荐到河南中医学院中医系就读。”

  1977年毕业后,闫冬梅放弃了省城的工作机会,回到家乡县医院工作,一心扑在中医学的工作和研究当中,一干就是30多年。期间,由于丈夫是位军人,闫医生也曾调到浙江宁波海军后勤医院工作。

  “俗话说:‘西医看门,中医看人’。古代中医是不分科的,好的中医应该是内、外、妇、儿、理、法、方、药都要精通,并对西医的知识也应了解。”

  凭着中医家庭的熏陶、中医学院扎实的学习和37年的临床经验,闫冬梅医生对中医内科和中药学特别精通,对现代医学颇有研究,善治内科和妇科诸多疾病,在老年病和疑难杂症等方面造诣很深,在内、妇、儿、外、皮肤等治疗中均有极多经验、极高造诣。在国际学术研讨会和刊物上发表多篇论文,发明的“百草延寿护衣”获得专利认证,多次获得市科学技术进步奖和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奖。

  “受我们家庭影响,我的两个女儿都学的医学,大女儿在河南中医学院就读的8年中医学研究生,目前在台北行医;二女儿在新西兰学习的护理专业,现在汉密尔顿医院做儿科护士。”

  医者仁心
  闫医生是在2006年退休的,用她自己的话说:退休也没闲下来。好几个医院争相请求返聘闫医生,而且很多病人口口相传找上家门前来看病。“中医越老越值钱”这句话,在这应验了。

  “很多老病友坚持找我看病,而且还把亲戚朋友带过来。走到哪里别人知道你是老中医也愿意让你瞧瞧,所以后来我就养成个习惯,走到哪里都带着针,碰到看病的我就看看舌苔、号号脉,什么病基本就明白了,不严重的扎一针就差不多了,我也不收钱,顺手的事。”

  2009年,移民新西兰的小女儿家里添了小宝贝,为了帮助照顾孩子,闫医生不得不告别众多老病友,开始正式移居新西兰。

  “当时女儿从汉密尔顿调到了Hastings工作,我也跟了过去。Hastings包括三个城镇,但是一共中国人也就500人左右,在那里觉得太闲了,和国内的生活产生了很大的落差。”

  闫医生是个闲不住的人,也是位热心人,虽然在Hastings的中国人不多,可是由于热心帮助别人,后来知道闫医生的人越来越多,大家有个头疼脑热身体不适都会找闫医生瞧一瞧。

  “地方很小,见到个中国人都特别亲切,大家找我看病我坚决不收钱,然后他们就想方设法送我东西回人情,送我蔬菜、布料、电话,吃的用的什么都给。”

  Hastings的莫女士就在闫冬梅医生处得到了帮助,莫女士从小体质虚弱,40多岁就牙齿松动,满口牙都拔掉了,而且时常会全身关节痛,并有头痛和肠炎等疾病。后来在闫医生的长期帮助下,莫女士的身体得到了很好的恢复,后来改口亲切地称呼闫医生为妈妈。此佳话也在北京同仁堂(奥克兰)有限公司总经理谢驰南处得到证实。

  至诚至善
  “莫女士是开农场的,经济条件不错,闫医生每次开的处方她都到我们同仁堂来抓药,因为我们的药质量有保证。她都是用账户先把款打过来,然后我们把药给邮寄过去。时间长了我就觉得闫医生有水平,要不然患者能这么多年跟着你信任你吗。后来2013年终于有机会把闫医生从Hastings请到我们同仁堂来坐诊,”谢总经理说。

  奥克兰北京同仁堂的前身是在新西兰成功运营10多年的中华老字号品牌世一堂,在东区、中区和西区都有分店,北岸Northcote的新店9月份也会正式开张。在这个平台上,闫冬梅医生在陌生的国度又找到了事业的坐标。

  凭借着多年的积累,闫医生以望、闻、问、切为主,参考现当代医学检测手段,全面分析患者的疾病前因后果,制定合理的整体理、法、方、药治疗方案,来到奥克兰北京同仁堂行医不到一年就为多人解决了困惑已久的顽疾。

  家住东区的一位76岁女士有中风先兆,嘴歪斜已久,在闫医生处中药加针灸治疗,一个疗程6次就完全医治,而且闫医生还顺便用祖传滋润高加中药治好了她鼻梁处的皮肤癌。

  去年10月,一位64岁的白人女警在中国儿媳妇的引荐下认识了闫医生,仅看了三次用了几剂药就医治好了长期干咳哮喘病症。70多岁的白人约翰由于股骨头坏死导致静脉曲张、静脉阻塞,并伴有肝肾阴血不足,闫医生用中药加针灸的办法一个疗程就将其治愈。

  “从给洋人的治病过程中我发现了自己的不足,我不会讲英语,虽然有翻译,但是一些专有词汇感觉还是交流得不到位。我就想,如果我自己能用英语说该多好,就不用现在这样给人看病说不明白急一身汗了。”

  说做就做,有了想法后闫冬梅医生就将想法付诸于实践,如今她已经是东区一家语言学校的初级班学员了。

(闫冬梅医生在语言班)

  临别之际,闫医生语重心长嘱咐说,冬天是心脑血管、血压偏高、风湿性和类风湿性关节炎、肩周炎、慢性气管炎和哮喘病的高发期。尤其是新西兰比较常见的哮喘病,季节交替时容易发病,春季容易发病,如果有以上疾病先兆,最好及时求医治疗。

  “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之谓也。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 闫冬梅医生对《黄帝内经》等古医书倒背如流。

  严医生说,“不治已病治未病”是《黄帝内经》提出的一条医疗原则,讲究未病先防和既病防变。未病先防重在于养生,既病防变是指已经生病了就要及时的治疗,要能够预测到疾病可能的发展方向,以防止疾病的进一步进展。她认为身在海外的年轻人往往工作起来不看时间、不注意身体的保养,这是不对的,希望大家现在思想上有这种意识,进而行动上有所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