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家茹 | 中西合璧 医诊方向,一位年长患者的切身体会


中医药是我国的祖传瑰宝,是数千年来的实践总结,走中西医相结合的道路,将是无可替代的医诊之路。下面我将用我的亲身经历来佐证这一论断。


我的身体概况

1111.jpg

▲图为本文作者

笔名南太草佳,现居新西兰奥克兰市


我已八十多岁,虽有多年海军生涯的体质,但长期患肺气肿,只有1/3肺在支撑着肺功能。2017年2月又突发心肌梗塞,虽抢救及时,挽回生命,但体质甚亏,只能维持一般生活行动。不巧,2018年春,在中国参与中新文化交流活动时又在右肺查出肿块,並随即回奥克兰诊治,经切片诊结为肺肿瘤,虽未检到恶性细胞,但不能排除肺癌,而且已由4.1cm长到4.3cm,必须及时处理。



三个治疗方案

处理方案有三:


一是鉴于未发现恶性细胞,采用保守疗法,让其自身逐步消亡,但如出意外就错失治疗机会。


二是手术切除,此方案彻底,但鉴于年已八十有余,又刚患心梗,且肺功能只有1/3,因此有不小风险。


三是放射治疗,用高强度大剂量射线灭杀肿瘤细胞。此方案较安全,且无痛苦无风险(当时未讲同时杀灭免疫细胞这一后遗症,后来却因此而招来病毒感冒侵袭无力抵抗而连续入医院抢救治疗)。



我选择的治疗方案

经过谨慎考虑,我选择了第三种方案,而且确实很成功,经多次CT复查未再见到肿瘤细胞。但是,因免疫功能受损,细菌病毒接连侵袭,抗生素可灭细菌,但对病毒无可奈何。几次发炎高烧入院,甚至不得不用激素治疗,后遗症明显。更是多次因病毒炎症导致胸水严重,不得不几次入院插管排除,不仅痛苦,而且对病毒毫无办法,严重消耗体质。


医院告知只能回家静养治疗,如再出水只能再排。由于如此反复发炎发烧,往复医院,我也元气甚伤,瘦削严重,感觉这样下去后果难测,很是担心。




同仁堂田家茹医生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

就在此时,大约2019年8月,我女儿建议我去看中医,因为她自小患气管炎治不好,是北京同仁堂田家茹医生给治好的。


我过去虽不排斥中医,但也很少看中医,仅从治好女儿这一顽疾就觉得应予以信任,可以一试,因此前往诊治。田医生对我的提问回答干脆利落: 病毒可灭,炎症能消,胸水可排,体虚可复。一句话,都能治疗。我抱着相信但不全信的心态开始服用她开的中药。一天后似有改善,三天后炎症明显减弱,五天后未见再出胸水,气短胸闷大有改善,痰液由浓变稀,总之,疗效十分明显,让人觉得这不得不令人信服我们祖国传统医学治疗疾病真有奇效。七日后,田医生将药方作了调整,又连续服用十四日,一个月后,我的炎症、气喘、胸闷、咳嗽都得到很大的改善,发烧、胸水已不再出现,自我感觉又似回复到以前未病状况,让我对中医中药置于深信不疑之中。


111.jpg

▲北京同仁堂田家茹医师

中医全科 主任中医师 ACC注册针灸师

毕业于黑龙江中医药大学,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认证(WFCMS)主任中医师,从事中医,中药,临床,教学工作30余年



以身测验中药疗效

为了测试药效,我还作了试验,在一次疑已感染流感的情况下停了药,结果第二天病情就加重了。随即我又连服二天,很快又恢复了过来,而且几天后身体康复。这充分说明中药的疗效作用有时是立竿见影的。


四个月后我曾征得医生同意将药量减半,再试试效果,结果,很明显不如全药。我试问田医生为何?她说,你八十多岁而且肺疾多样,肺气肿,慢性气管炎,疑似肺癌,再加上其他基础病以及放疗、激素的后遗症等等,哪能完全恢复?不靠药效根本好得没这么快。她还说,须静养调理,相信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中西合璧  医诊方向

至今,我已服用中药半年有余,同时还服用基础病的几种西药,应该说康复得还不错,不仅免疫系统已逐步恢复,体质也有所增强,前景是乐观的,康复得更好是完全可能的。


通过我的切身感受,我认为,西医可通过它的医技、手术和仪器设备等寻找诊断疾病或病灶的形态和质量,並予以彻底切灭,这是中医难以做到的。但是,中医可通过它的望闻问切找出病理,並构筑除病灭毒的有效环境,从根本上全面调理人体机能的平衡运行,用有效的方法限制菌毒生成或直接予以灭除,这是西医难以达到的。西医治标中医治本,各有长短,各具特色。只有相互合作,取长补短;中西合璧,互为因果才能充分发挥作用,取得远胜于1+1=2的更大效果。



 南太草佳 / 文